染料“产业大转移”向西向北:企业期盼统一环保执法标准
 

染料“产业大转移”向西向北:企业期盼统一环保执法标准

发布时间:2019-09-17 23:22:20
 
原创:中国化工报社团队随着恢复长江生态攻坚战、化企入园以及搬迁改造工作的不断深入推进,大量化工企业正在搬迁。从中国化工报社长江经济带染料及中间体产业发展调研组近一年内收集到的公示的环评报告来看,继宁夏、内蒙古之后,东北地区的吉林、黑龙江,西北地区的甘肃、青海甚至新疆已经成为染料及中间体企业新建项目的重要目标地区。 调研组拿到的公示环评报告显示,一些企业在迁建时并没有对产品工艺进行升级。在调研开始时,就有行业组织向调研组反映了这样的情况:当时,新疆地区一个政府机构打电话来征求对一个染料项目的意见,他们提出了因技术原因可能导致生态环境污染的意见,但电话那头却抛来一句“我没问你是否污染,就问你是不是有经济性”。 在调研中,多家染料骨干企业纷纷反映,环保执法水平存在地区差异,致使污染转移扩散的问题。 染料及中间体产业缘何出现向西、向北、向乡镇大转移的现象?他们表示,染料及染料中间体生产过程中原料多、产品多、工艺复杂,由于长期依赖传统技术,造成了较为严重的环境污染。高浓有机废水、酸性废水、高盐废水、危险固废以及废气会在多个工艺环节产生,这些污染物需要经过特殊的专业处理及大量资金投入。由此,一些染料企业开始了自东向西、自南向北、自城市向乡镇及农村,不断延伸的染料及中间体产业大转移。 一些地区打着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幌子,以招商引资、发展地方经济的名义,以具有“区域排放优势”为诱饵,大肆吸引、承接从较发达地区淘汰出来的重污染化工项目,并为其保驾护航。由产业转移带来的环境污染事件正在不断发生。比如甘肃酒泉的金塔北河湾循环经济产业园,一年之内就有年产1.5万吨对硝基苯胺及染料生产项目、1000吨碱性品绿染料中间体以及1200吨酸性橙II染料中间体等多个项目提出申请。而该园区今年8月9日被中央生态环保督察组点名,4个染料中间体项目存在非法生产、非法排污等严重环境问题。 青海、宁夏、甘肃、内蒙古正在大量承接从长江经济带转移来的项目,且这些地区位于黄河源头和中部,难道环保排放标准不该更加严苛吗? 全国人大代表、浙江龙盛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技术中心副主任欧其表示,血的教训必须铭记。2014年习总书记亲自批示的腾格里沙漠污染案震撼了染料界,腾格里沙漠南缘(内蒙古、甘肃和宁夏交界地带)在被曝光之前集中了染料中间体还原物几乎所有的产能。此外,长江干流60%的水体已受到不同程度的污染,污染程度远超长江自身的水体净化能力和环境承载容量。长江生态环境保护,上游应该更加严格,即上游>中游>下游,但是现在是下游地区发达,自我要求高,呈现出下游>中游>上游的态势,最典型的就是浙江和上海,明显先行一步。上游要求低,不仅是工艺污染等问题,还会牵涉到水路运输等一系列问题,影响生态航道的建设。宜宾恒达科技有限公司就是因为引入精细化工产品,在不具备基本生产条件的情况下匆匆投产,引发了19人死亡的重大安全事故。事故发生之后,该企业的非法排污情况才得以浮现在社会公众面前。 “西部地区是长江、黄河的源头,产业转移应该是一个伴随创新提升的过程,而不能是低成本、高污染、不安全的转移。转移就应该是高门槛的转移,这样才能避免西部地区的园区成为另一个响水生态化工园区。将污染留在上游,影响将是不可估量的。”江苏锦鸡实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赵卫国说。 据染料骨干企业反映,目前还有一些企业为了牟取利益绞尽脑汁逃避环保执法,以“游击化工厂”的方式存在,一有检查就停产限产,风声一过就开足马力生产;或者向环保风声没有那么紧的地区转移,严重干扰市场,形成了劣币驱逐良币的局面,这是染料及中间体行业当前面临的残酷现实之一。 究其原因,行业专家及染料企业负责人认为,环境违法成本偏低。新《环保法》虽然明确了对连续环境违法行为按日连续处罚的规则,但仍不能从根本上解决违法成本低的问题。而违法者逃脱处罚的机会收益,让部分企业存在侥幸心理而抵消了提高罚款额度的预期效果。 从源头解决污染问题,很大程度上要靠技术创新。而技术创新是一项需要长期不断投入的工作,产业化进程缓慢,尤其是染料基础创新更是一项高投入、高风险、高回报、长周期的系统工程。很多企业往往更倾向于选择能为自己降低成本的技术,对提升成本的环境治理技术则积极性较低。 在那些“低小散”企业中,一些企业沿用了数十年不变的老工艺、老装备,追求低投入、快回报;一些企业自己“不敢上”污染工艺,但却积极培养实施污染工艺的小企业为自己配套;一些企业环评审批的是环保新工艺,实际投用的却是污染老工艺等。这些违法违规企业的存在,不仅对生态环境造成巨大威胁,还使依靠技术进步的企业得不到应有的利润回报,严重打击了企业创新和治污的积极性。 染料及中间体企业在推广应用先进环保设施,推进绿色生产时也遇到了新情况、新问题。浙江海翔药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孙杨表示,染料及中间体行业还存在部分污染物地方标准过严的问题。如台州市医化企业虽然采用的是目前较为先进的RTO废气处理设施,但仍不能稳定达标排放和排除安全隐患。而地方环保部门则要求,在同一区域的染料及中间体企业,恶臭指标要从严执行。 为此,四川北方红光特种化工有限公司总经理姜能等建议,国家有关部门应贯彻落实全国主体功能区规划,禁止染料及中间体低端产能向苏北、中西部、东北等地区转移,推进资源综合利用,扭转并遏制重特大安全环保事故多发势头;加大落后产能淘汰力度,对环保不达标、安全风险隐患大的企业坚决关闭淘汰;对同质化重复性建设项目,坚决停止审批建设,坚决遏制新上低端无效产能;进一步细化政策措施,推进废水、废气、固废的综合利用,提升行业绿色供给水平。国家层面和地方政府应加大综合布点与资源整合力度,综合施策、因地制宜,同步对相应的资源加以整合,按照集约化、专业化,产品相关、技术相近的思路,合理布局和配置化工资源,同步谋划染料及中间体行业、企业的可持续健康发展。 中国化工报社长江经济带染料及中间体产业发展调研组 (本期调研内容由孟晶、张香、陈葳、潘杰、王卓峰采写)在看